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49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 Love《57》

 

 

 

 

 

 

「老婆、兒子....」

 

 

 

「我來看你們了。」一抹溫煦的笑容,洋溢在他長久冷酷的臉上。

 

 

 

六年前的今天,一場車禍爆炸,上帝奪走傅任天摯愛的親人,亦是他最痛苦的一天。

 

 

 

走不出失去親人的痛,傅任天對人生絕望時,若不是Harry的出現,他或許已經在天堂和他們重逢了。

 

 

 

倚靠在不遠處樹下的Harry,直盯著平常只有一號表情的傅任天,

露出無比溫柔的笑,當然是只有在他祭拜親人時,難得看見的表情。

 

 

 

他湛藍大眼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傅任天的臉,或許罕見而更加吸引人目光吧。

 

 

 

半小時過去,結束祭拜的傅任天走向Harry,歉意表示一聲「抱歉,讓少爺久等了。」

 

 

 

「無所謂,反正也無聊。」當知道傅任天要來墓,明知枯燥乏味,Harry還是二話不說跟著來。

 

 

 

「既然來了,少爺要不要去看看他們?」

傅任天隨口一問,他口中的他們正是Harry家人,而他們的墓園,正好就在附近。

 

 

 

Harry沒什麼意願的撇過臉,悶悶地嘆口氣,沉默不語。

 

 

 

既然Harry沒說不,傅任天也知道他不會說好,便擅自決定說

「走吧,少爺,順路過去祭拜一下吧!」

 

 

 

驅車不到十分鐘,兩人抵達另一座墓園。

 

 

 

「等等。」緩緩走向家人墓位,Harry在距離三公尺時,示意傅任天停下腳步。

 

 

 

「給我。」凝望那座石墓一會,他伸手要求的同時,暗示要傅任天留在原地。

 

 

 

 

 

 

 

 

 

 

 

 

 

 

 

 

 

 

「啪」白色花束應聲拋下,脆弱的花瓣承受不了粗魯對待,如易碎玻璃散落了一地。

 

 

 

「感動嗎?我來看你們了....」

唇角的輕蔑,不莊重的態度,在在表露Harry對他們的毫不在乎。

 

 

 

他了解Harry是因為太愛他們,至今仍無法接受他們離開的事實,要不然....

 

 

 

他不爭氣的眼淚,為何而流下?又是為何而悲傷呢?

 

 

 

不捨放任Harry獨自哭泣,傅任天走上前,安慰式輕撫著他手臂。

 

 

 

傅任天比誰都了解,Harry的逞強是為了保護自己,倘若不這麼做的話,他大概崩潰了吧!

 

 

 

(Harry你放心,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他在內心這麼告訴他,誓言一般。

 

 

 

 

 

 

「總裁,餐廳、KTV還是我家,選一個。」結束商討後,蔣軍興致勃勃向他提出這個選擇題。

 

 

 

莫名其妙接到問題,White自然是不答反問「選什麼?」

 

 

 

「當然是選幫我慶生的地點啦。」一想到這件事,他高興得快要從椅子上飛起來了。

 

 

 

繼續檢視桌面企劃案,他不是很要緊的淡淡說

「不是你生日嗎?為什麼是我選?你決定好再告訴我就行了。」

 

 

 

「真的?我自己決定?」White處女個性於公於私事事講究,萬萬想不到他這次這麼隨意。

 

 

 

等待White審查文件之際,他的小腦袋迫不及待的盤算起來(那選總裁家好了

,切完蛋糕,小酌一番,喝到醉茫茫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誰也不曉得,呵呵....)

 

 

 

『既然今天是你生日,我就把自己當禮物獻給你了。』

 

 

 

※對我溫柔一點喲!

※好、好的。

 

 

 

納悶蔣軍的安靜,White疑惑抬頭一看,只見一張淫穢到只差沒流口水,笑得賊咪咪的臉。

 

 

 

「上班時間,你在給我想什麼?」他眉頭一皺,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在想些不正經的事。

 

 

 

蔣軍心虛從椅子跳起,慌慌張張的解釋「呃,沒、我沒想什麼啦...呵呵。」

 

 

 

「嘟嘟--嘟嘟--」

 

 

 

「我來接!」迅速接起作響的電話,蔣軍藉此轉移焦點「亞士,您好。」

 

 

 

「你好,White在忙嗎?」男子有著沉穩的嗓音,客氣詢問著。

 

 

 

「請問您那裡找?」制式化詢問對方身分,這是作為秘書必要的電話禮儀。

 

 

 

「幫我轉告他好了,我是.....」

 

 

 

「............」

 

 

 

發現蔣軍停止了通話,White有些疑惑的問「誰來電?不是找我的嗎?」

 

 

 

蔣軍遲疑了一下,緩緩說道「對方說是你父親,現在人在機場.....」

 

 

 

「!?」

「你說什麼?」聞訊,他驚訝的拍桌起身。

 

 

 

「喂、喂!」搶過蔣軍手中的電話,White不死心對已經斷了訊的電話喊。

 

 

 

「確定他是這麼說?」

「嗯,我確定。」

 

 

 

「載我去機場。」放下電話,他直接往門口走去。

「可是待會有廠商來訪....」他為難的攤攤手。

 

 

 

「現在!」他不容拒絕,再次命令著。

「好、好吧。」看見White迫切的神情,他知道說什麼也阻止不了了。

 

 

 

 

 

 

計程車司機清點眼前的行李,再三確認的問「就這三大箱而已嗎?」

 

 

 

他點點頭,禮貌的委託說「對,這邊都是,麻煩幫我搬上車。」

 

 

 

「爹地。」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一把耳熟的聲音,和一個久遠的稱呼。

 

 

 

(這不是White的聲音嗎?)儘管八年沒聽見他的聲音,他還是能在第一時間認出來。

 

 

 

「White?」

 

 

 

「...呼呼.....呼.....」

 

 

 

「不是說我坐計程車就好嗎?」記得電話裡請對方轉告,怎麼他還是趕過來了。

 

 

 

看White一步步走過來,白仲瑛微笑寒喧說「好久不見,你頭髮剪短了?不過很適合你。」

 

 

 

「突然過來接我,公司不要緊嗎?不如你還是先回公司,我自己....」

 

 

 

「坐車.....」

 

 

 

直到感覺到白仲瑛的體溫,White才相信這不是場夢「你終於.....你終於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他低聲輕道,不知道這樣普通的一句話,White引頸期盼了多久。

 

 

 

 

 

 

(總裁.....)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