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49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 Love《59》




 

 

 

 

 

父子倆重逢這天,徹夜長談了整晚,八年不見,就算聊上個三天兩夜也說不完。

 

 

 

中途上了洗手間,White順便到廚房幫父親沖了杯咖啡。

 

 

 

白仲瑛和他一樣,偏愛喝純手工不加糖的黑咖啡,假如幫他泡一輩子咖啡,他也不厭其煩。

 

 

 

「爹地....」走進書房,他發現坐在書桌的白仲瑛,似乎已累得沉沉睡去。

 

 

 

(已經這麼晚了啊...)看了看時間,White驚覺凌晨兩點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在這邊睡會著涼的。)不想驚醒白仲瑛,待會得替他備條毛毯了。

 

 

 

 

輕撫和自己有著相同的白色髮絲,White臉上掛著從未有過的幸福笑臉。

 

 

 

他甚至已經忘記是從什麼開始,對這位身為自己父親的男人,產生親情以外的情愫。

 

 

 

思索一會,他記起來了,是在高中的時候,當時白仲瑛也像現在這樣,疲累的睡在沙發上。

 

 

 

「爹地?」

 

 

 

(怎麼又睡著了....)

 

 

 

(工作再忙也要好好休息啊!)

 

 

 

凝望白仲瑛沉睡的臉,White視線忽然停在他唇上,著魔地猛盯著看。

 

 

 

(不知道爹地的唇....)

(吻起來是什麼滋味?)

 

 

 

當腦裡浮現這個想法,White身體已不受控的倚過去,然而在他意識不該這麼靠近時....

 

 

 

雙唇早已覆蓋上去,他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清楚自己正在吻著,一個自小喊著爹地的男人。

 

 

 

「啾」這一聲曖昧,在分開白仲瑛的唇時發出,並非故意,只是他太緊張了。

 

 

 

摸著親吻過白仲瑛的嘴,他用指尖描繪唇型,著迷地眷戀著。

 

 

 

(臉好燙...)此時的White,活生生像個情竇初開的女孩。

 

 

 

轉身走向房門,是該備條毯子給白仲瑛披上,他可不希望工作狂的父親,不要命的抱病工作。

 

 

 

 

只是任誰也沒想到,看似沉睡的白仲瑛卻意外清醒著。

 

 

 

繁重的工作量,整天看著密密麻麻的公文,他只是累得閉目養神,根本沒有入睡。

 

 

 

(仕冬,怎麼會對我....做出這種奇怪的舉動?)

他訝異,清楚White對自己做了什麼,根本不是父子該有的親密行為。

 

 

 

最後,白仲瑛選擇冷處理,告訴自己那不過是普通的晚安吻,完全沒任何意義的吻。

 

 

 

從那一吻開始,White之後這幾年,總不時在白仲瑛睡著後,偷偷親吻他。

 

 

 

只是一個蜻蜓點水的吻,足夠他安穩睡一個好眠,久而久之,甚至成了一種習慣。

 

 

 

儘管明白自己的心意,但他從沒打算和白仲瑛越過父子界線,就算只能以父子之名相伴,他心滿意足。

 

 

 

 

以為能和白仲瑛互相扶持,安穩過著兩人生活時...

在數年之後,White發現了另一個人的存在。

 

 

 

「她是誰?為什麼這麼頻繁和她出雙入對?」

 

 

 

近幾個月來,白仲瑛古怪的行徑引起White注意,在不得已之下,他花錢請偵探調查,因而查出這女人。

 

 

 

White之所以氣憤,不完全是白仲瑛隱瞞和她的事,更因她長得幾乎跟死去的母親一模一樣。

 

 

 

「她叫Christina,我們認識了半年,她和你聰穎好強的母親完全不同,是個溫柔賢淑的好女人....」

 

 

 

「我不是問你這個!她是誰?為什麼和你這麼親近?」

 

 

 

「仕冬,我深愛你媽咪,而Christina....」

 

 

 

「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

 

 

 

他錯愕愣了幾秒後,咬牙切齒的質問「你怎麼可以交女朋友!」

 

 

 

「口口聲聲說愛媽咪,你又去愛另外一個女人,這就是你愛媽咪的方法嗎?」

他頭一次對白仲瑛發火,究竟單純為母親抱不平,還是用來獨佔白仲瑛的藉口?

 

 

 

「仕冬,我發誓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只有你媽咪,

可是你媽咪過世那麼久了,我只是希望身邊有人陪,難道不行嗎?」

 

 

 

「不行!假如媽咪同意我可不同意,你不用交女朋友,別拿什麼我缺乏母愛的理由,要我接受她!」

 

 

 

「想要有人陪?你有我啊,想要怎麼陪,我全數奉陪!」

他毫不掩飾的表示,並步步將白仲瑛逼到牆邊。

 

 

 

當白仲瑛無路可退,White出手將他困在掌握中

「你是我最親愛的爹地,我不允許你被別人搶走....」

 

 

 

迷戀地打量這張俊臉,醋意早已讓他失去理智「知道我為什麼說這種話嗎?因為....」

 

 

 

「我愛你啊!」

 

 

 

「爹地....」

「?」還沒來得及反應White的告白,雙唇已冷不妨被他給佔據,舌吻。

 

 

 

白仲瑛用力推開他,錯愕的大喊「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看清楚,我是誰!我是你親生父親,你從小喊到大的爹地啊!」

 

 

 

「我知道,那又怎樣?」相較白仲瑛的驚慌失措,White態度顯得理所當然。

 

 

 

「仕冬,你怎麼...你不可以、不可以這樣.....」

 

 

 

然而在事發過後三天,白仲瑛帶著簡單的行李,不告而別離開了台灣。

 

 

 

「磅!」

 

 

 

「你居然丟下我一個人.....」

 

 

 

「跟她私奔了....」他氣憤難平地狠捶牆壁,不敢相信白仲瑛竟出此下策。

 

 

 

那叫Christina的女人也像人間蒸發地消失,White比誰都清楚,白仲瑛肯定是帶著她走了。

 

 

 

「過分....過分.....」

 

 

 

「爹地.....」

 

 

 

「唉....」回憶起當時白仲瑛離開的痛苦,White仍餘悸猶存的嘆口長氣。

 

 

 

「不要再讓我為你牽腸掛肚....」他輕聲細語的喃喃,語氣近乎哀求。

 

 

 

「不要再離開我了,好嗎....」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