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49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lood The Wolf .01》


 

 
 

 

在一處偏僻郊區,毫無生氣的街道一片死寂,白天行人寥寥無幾,夜晚更是難見蹤影。

 

 

 

「啪噠!」

 

 

 

「噠噠噠噠---」

 

 

 

一個疾速不懈的腳步,響徹在空蕩街道上,顯得特別尖銳。

 

 

 

「啪噠、噠噠噠噠---」

 

 

 

當呼嘯而過的身影消失,腳步聲沒有跟著遠離,因為後頭的追兵正緊跟在後。

 

 

 

「呼嗚...呼....呼呼....」Rex用盡全力往前跑,儘管筋疲力竭,倘若有一刻怠慢,小命肯定不保。

 

 

 

「別跑!」

「給我站住!」

 

 

 

不死心的追兵們,仍有氣力怒喝叫囂,長時間追逐似乎沒對他們造成太大引響。

 

 

 

「呼呼...可惡,呼....」Rex緊咬著牙狂奔,體力逼近極限又受了傷,被追上只是遲早的事。

 

 

 

拐了個彎,他直衝眼前高聳的圍牆死路,完全沒有改道的意思。

 

 

 

(...哼,這點高度對我來說....)

 

 

 

距離牆壁不到三步,Rex強而有力的腳一蹬,身體輕盈的彈了起來。

 

 

 

(根本小兒科。)

 

 

 

不費任何吹灰之力,成功跨越了三公尺高的圍牆。

 

 

 

 

平穩落地,跳躍對於狼人而言和跑步一樣,只需消耗體力的行為罷了。

 

 

 

正當Rex稍作喘氣繼續逃命時,萬萬想不到,迎接他竟然是無法逃出升天的死亡路口。

 

 

 

「怎麼會....」

 

 

 

率先躍進圍牆裡的黑髮男,故意驚訝的哧笑說「哎呀呀,小狼狗怎麼沒地方跑了?」

 

 

 

「真會跑,有種跳過那十米高的屋頂呀!」後頭跟上的追兵,接著冷嘲熱諷的挑釁著。

 

 

 

拔出暗藏的匕首,Rex警戒地豎起全身的毛,雙眼銳利的緊盯眼前三名吸血鬼追兵。

 

 

 

忽略大腦傳遞的痛楚,無視身體負載的血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他絕不輕易放棄存活機會。

 

 

 

「還在作困獸之鬥啊?」棕髮男冷眼看著Rex說道。

「快點收拾他。」面無表情的金髮男,低聲嚷嚷著。

 

 

 

「嘖....」和吸血鬼一對一交手,Rex取勝遊刃有餘,不過在身負重傷下迎戰,根本自尋死路。

 

 

 

「等一下!」喝止同伴意圖,黑髮男把手指壓得咯咯作響,興致勃勃的說

「讓我跟他鬥一場,倒想看這隻小狼狗還剩多少體力。」

 

 

 

黑髮男站在他面前摩拳擦掌,狗眼看人低的咧嘴笑說「收起你的玩具刀,

我們用拳頭一較高下,你要是能打到我三下,我就大發慈悲給你逃一秒。」

 

 

 

「哼....」Rex識相收起武器,若能順利擊倒一隻吸血鬼,他勉強有突破從圍的自信。

 

 

 

「少瞧不起我!」吆喝的同時,Rex朝他揮了右拳,可惜被他側身溜過。

 

 

 

「!」對方同樣回以一拳,Rex眼明手快的閃過他俐落攻勢。

 

 

 

「哎唷,挺靈敏的嘛...」

 

 

 

雙方拳腳你來我往,無分軒輊的完美攻防,一時間內不分高下。

 

 

 

「磅!」看準黑髮男閃避的空擋,Rex迅雷不急掩耳的朝他腹部狠踢一腳,速度快到讓人措手不及。

 

 

 

「唔嗚...痛....」他痛得挺不起身,一臉糾結的抱著腹部哀叫。

 

 

 

 

「還有兩下。」Rex得意哼聲,稍早半分鐘的過招,純粹是試探他有多大能耐罷了。

 

 

 

「你少得意了!」黑髮男臉上笑意不再,取代的是他憤怒的攻擊。

 

 

 

輕鬆避開激怒揮舞的拳腳,Rex飛快移動到他出手的死角。

 

 

 

「唔嗚!」爆發力十足的拳頭,紮實擊中黑髮男蒼白的臉,這一記足以令牙齒硬聲碎裂。

 

 

 

「嗚啊啊啊!」踢亂他陣腳,Rex趁勝痛擊,將完全反應不及的他,狠狠撂倒在地,模樣狼狽不堪。

 

 

「啊,吃鱉了、吃鱉了。」

「有夠難看。」站在一旁觀戰的同伴,紛紛回以白眼諷聲,沒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媽的....」對拳術小有信心的他,被Rex擊潰得體無完膚,羞愧得真想挖洞鑽進去。

 

 

 

「看我打得你夾著尾巴不敢囂張!」他怒目咬牙的跳起,不堪汙辱再度發出攻擊,誓死扳回面子。

 

 

 

「有完沒完啊。」不耐煩的金髮男開始唸咒,左手瞬間泛起焰光。

 

 

 

旁邊的同伴見狀,一副不慌不忙的提醒他說「那傢伙還在跟他打耶。」

 

 

 

「哼,那白痴跟著一起死算了。」他無關緊要的說道,即使同伴會被法術波及

,只要不是粉身碎骨,對吸血鬼來說,這點傷害跟本造成不了任何生命的威脅。

 

 

 

「特瓦姆哈....」他吃力地舉起左手,在法力負荷下,手臂猶如鉛般沉重。

 

 

 

 

「嗚啊啊啊--!」不敵Rex精湛的拳腳功夫,黑髮男在吃了他一記重腳後應聲倒地。

 

 

 

「去死吧--!」

見機,金髮男奮力使出左手,蓄存的法力在空氣劃出一道狂焰,朝Rex飛去。

 

 

 

「!」當Rex意識這場危機,反應時間連一秒都不到,只能眼睜睜目睹自己將被吞噬。

 

 

 

雙手本能地護住頭部,做好迎接悲劇性的一幕,耳邊卻傳來反彈撞擊下的轟隆聲「砰隆隆!」

 

 

 

(這是?)Rex疑惑的探眼,詫異的睜大他那金黃色的眼瞳。

 

 

 

他眼前豎立一到玻璃般透明的防護罩,堅硬有如銅牆鐵壁,輕而易舉阻擋並吸收了金髮男的法力。

 

 

 

「可惡!是誰多管閒事,出來!」

金髮男不爽地咆哮,氣憤不是有人幫助Rex,而是他人埋伏在此,居然沒有察覺。

 

 

 

一雙腳出現在漆黑角落,他低沉的聲音隨後傳來「地盤上撒野,也不看看主人是誰。」

 

 

 

「他不是....」

「你是....」

當對方解開隱藏的氣息,兩隻吸血鬼面色紛紛凝重了起來。

 

 

 

「抱歉,該隱伯爵。」吸血鬼們同時屈膝行禮,誠懇地表示歉意。

 

 

 

離開黑暗處,正是血族四大領導之一,掌管南邊的該隱。

他身上散發著令人屏息的威嚴,光憑氣勢就壓垮在場每個人。

 

 

 

棕髮男維持鞠躬動作,緊張地解釋說「我們並非刻意擅闖

全是為了追緝這隻狼人,才不小心誤闖了您的地盤。」

 

 

 

族們各有各自地盤,若未告知情況下闖入,該領域的族領導者,能視嚴重性給予懲處,輕則放行,重則極行。

 

 

 

聽言,該隱將視線投向在防護罩裡的Rex,恰巧對上那雙正緊盯自己的敵意目光。

 

 

 

(該死,三隻小鬼就夠頭痛了,居然還來了隻大鬼....)

 

 

 

該隱依然眺望遠方的Rex,用那帶著磁性的嗓音說「馬上離開,我可以不跟你們計較。」

 

 

 

「謝伯爵不罰之恩。」金髮男獲得同意後起身,接著怯怯的探問「那個...能否請您解除防護罩?」

 

 

 

「你在命令我?」聞聲,該隱犀利的紅瞳瞬間停在他臉上,反問的嚴肅語氣,讓人冷汗直流。

 

 

 

「不,不敢,抱歉,我們現在離開。」雖然不甘於到手的Rex飛了,他更不敢斗膽冒犯上該隱。

 

 

 

「咻-」攙扶起受傷的同伴,他們呢喃一串返回咒,三人的身影很快在現場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包覆Rex的防護罩跟著消去,他迅速拔出匕首,戒備地發出低吼,面對眼前最大的敵人。

 

 

 

對持片刻後,該隱一改原本威肅態度,柔聲道「把刀放下吧,我不會傷害你。」

 

 

 

「?」這話聽得Rex一頭霧水,不過他仍不肯鬆懈,這有可能是敵人故意設下的陷阱。

 

 

 

打量Rex佈滿血傷的身體,那副軀殼早已不堪負荷,他訝異的說「傷得不輕,你居然還站得住腳?」

 

 

 

「呃?」怎知該隱此話一出,Rex壓抑在體內的痛楚,如排山倒海向他襲來。

 

 

 

「呃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砰」承受不住強勁的劇痛,在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仰天咆哮後,痛得昏厥了過去。

 

 

 

走到Rex身旁,該隱望著他傷痕累累的臉龐,若有所思的凝視好一會。

 

 

 

「染血....的狼啊。」他蒼白臉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

 

 

 

「嗷嗚-----」

 

 

 

《待續》


==============

血之狼第一集出來了~((灑花轉圈。

這集P圖可真P死我了,幾乎每張圖都要P...(攤地)

換了螢幕圖可能修得很陰暗,不過這是魔幻類故事,所以陰暗一點也是OK的。

Rex這孩子臉真的很漂亮,幾乎每個角度都很好取景 (?!)

然後該隱呢,沒動太大手術,保持之前微整形後的樣貌,紅眼睛真是大愛。

故事好多又加上三韓風男還有蓋屋,最近玩得很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