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49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Love 《61》

 

 

 

 

 

 

週五晚上,蔣軍下班後陪同White前往飯店,參與他朋友舉行的一場私人晚會。

 

 

 

抵達目的樓層,走在White後頭的蔣軍,突然在意的想

(朋友的晚會啊?那我是以什麼身分陪總裁來的?)

 

 

 

盯著White好看的側臉,他無聲嘆氣,悶悶的想

(我想總裁跟他朋友介紹我,一定是用秘書帶過吧!)

 

 

 

腦裡靈光一閃,他笑顏逐開的盤算(好,既然不是公司的場子,那蔣軍我就自行發揮了。)

 

 

 

「Mike。」

見友人出現在走廊深處,White於是向他揮手招呼。

 

 

 

(來了,就是現在。)後頭蓄勢待發的蔣軍,不管White生氣與否,他決定豁出去了!

 

 

 

「你好、你好!」

「我是White的朋友,叫蔣軍,別客氣喊我軍仔就行了,以後多多指教!」

 

 

 

「蔣軍,你在幹什麼?」

「當然是跟你朋友打招呼啊。」

 

 

 

「朋友?這個人我根本不認識。」

 

 

 

「..........」

 

 

 

哈,拍謝、拍謝,認錯人了....」

 

 

 

(唉~算了,我看我還是安分點,別異想天開了。)

弄巧成拙的蔣軍,這下尷尬到一點鬥志也沒有了。

 

 

 

「..............」

 

 

 

「White,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而已。」

他看著一旁的蔣軍發問「那這位是?」

 

 

 

「他是蔣軍,是我......朋友。」

 

 

 

(什麼?我、我沒聽錯吧?)

 

 

 

聞聲,他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看著正和Mike聊天的White

(總裁說我是他朋友?他已經把我當朋友看了?我終於不再只是秘書?也是朋友了?)

 

 

 

不清楚White是認真還是一時興起,但他將自己介紹為朋友,讓蔣軍驚喜的簡直不敢相信。

 

 

 

「蔣軍,發什麼呆,跟上。」

「來了、來了!」

 

 

 

White也不懂為何這麼介紹蔣軍,或許是看穿他心思,同情他挫敗表情,不自覺想這麼做的吧!

 

 

 

 

 

 

得知白仲瑛回台和White聯絡上,Steven二話不說推掉其他行程,邀請他們一同共進晚餐。

 

 

 

「uncle,真高興再見到你,離開台灣這麼久,回來還習慣嗎?」

Steven在高中時期結識White,三天兩頭就往他家跑,因此和白仲瑛交情還不錯。

 

 

 

「台灣是我第一個家,怎麼會不習慣。」

雖然習慣了美國的生活,他最喜歡還是這塊充滿人情味的台灣寶島。

 

 

 

聽言,專心吃東西的White,硬是吐出這麼一句「結果還不是狠心離開八年。」

 

 

 

見白仲瑛臉色一變,深怕氣氛破壞掉,Steven趕緊出面緩頰

White,uncle如果不在意,現在也不會回來了,不是嗎?」

 

 

 

White不吭聲繼續吃東西,或許因為有Steven在場,他才更有勇氣,抱怨白仲瑛的不是。

 

 

 

見White沒說話意思,Steven再繼續和白仲瑛閒聊

「uncle,歸國後有什麼打算?和White一起攜手管理亞士嗎?」

 

 

 

望著眼前靜默的White,白仲瑛引以為傲的笑說

「我有這了不起的兒子,把公司管得有聲有色,還有我插手的餘地嗎?」

 

 

 

拿起酒杯,他輕輕晃動杯身,一邊說道「其實,我這次回國是打算將亞士交給White....」

 

 

 

「正式轉交給他。」看著White訝異的眼神,白仲瑛決定讓他成為有名有實,唯一的亞士掌權者。

 

 

 

亞士是父親一手建立起的公司,為了不讓心血付之一炬,White當年才願意接下總裁一職,

他盡善盡美全出於是父親的公司,然而現在白仲瑛要把公司交給自己,他似乎對此有些茫然。

 

 

 

「這可是件好消息。」Steven打從心裡替White感到開心,

於是順著話題再說「那uncle,你準備退休享清福了嗎?」

 

 

 

他品嚐一口酒,無奈表示「可以的話我也想。」

他反射性接著問下去「這話怎麼說?」

 

 

 

放下酒杯,他直接了當的說「我在美國還有一間公司。」

 

 

 

「!」

「咦?」

 

 

 

「uncle,你意思是....你這次回台,只是回來看一看?」

原以為白仲瑛不會再離開台灣,怎麼也沒想到,他竟沒有留下的打算。

 

 

 

「嗯,我在美國的公司創立六年多,目前才在市場站穩住腳,公司未來的路還很長,所以

短時間內,就算想退休也由不得我了。」他坦然的神態自若,不介意White聽了有什麼感想。

 

 

 

「.............」

 

 

 

「原來是這樣啊....」Steven短暫笑了笑,不用看也知道White的表情,鐵定難看到極點。

 

 

 

「我去洗手間。」丟下這句話,White匆匆起身往門口走去。

 

 

 

「uncle,我也去一下洗手間。」遲疑片刻,Steven決定跟去看一下,否則難叫人放心。

 

 

 

 

 

「..............」

 

 

 

(離開八年,折磨了我八年,你好不容易回到我身邊....)

 

 

 

(我甚至不追究你的不告而別,你卻告訴我你很快就要走了....)

 

 

 

(哼,說什麼把公司交給我,不過是藉此想把我綁在台灣罷了....)

 

 

 

(爹地,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作一回事.....)

 

 

 

「?」

看著鏡中不知何時站在後頭的Steven,他有些厭惡的問「看什麼?」

 

 

 

「我在看,有沒有人偷偷躲起來哭。」Steven不正經地釋出關心,他安慰人向來如此。

 

 

 

「誰要哭了。」瞪了Steven一眼,White不太爽快的回應他擔心。

 

 

 

「是嗎?可是我總覺得怪怪的.....」

走到White身旁,Steven檢查地緊盯鏡子裡,他那張白皙美型的臉。

 

 

 

無心理會的White,偏不領情的把臉別過去,冷待他的關心。

 

 

 

「來嘛,讓我瞧瞧....」把手伸向White別開的臉,Steven試圖牽引他轉過臉來。

 

 

 

「別碰我....唔!」話還沒來得及說完,White一把被Steven拉過來,嘴也立刻被強勢侵占。

 

 

 

「Steven....」接吻對他們來說稀鬆平常,但無預警被強吻,White自然是一陣反抗。

 

 

 

「唔呃....」Steven硬是將纏上的唇,吮吻得更緊貼,更激烈,偏不讓White再有說話機會。

 

 

 

Steven對於自身接吻技巧,可是非常有自信,

即使是White這樣的冰山美人,他也能馴服成一隻乖巧可愛的小綿羊。

 

 

 

無力招架Steven誘惑力十足的吻,White只能聽從身體意願,熱情回應他侵入性的吻。

 

 

 

半响,趁理智還清醒時,Steven趕緊結束這個吻,要是被外人撞見這一幕,White肯定會有好一陣子都不肯讓他碰了。

 

 

 

「誰准你這在這吻我了....」退開Steven的懷抱,White用不悅的態度,來掩飾自己的臉紅。

 

 

 

(自作孽不可活啊....)

眼前White這副嬌羞惹人憐的模樣,Steven真恨不得立刻在這將他推倒,生吞活剝了。

 

 

 

「不這樣做,你鎖得緊緊的眉心又怎會放晴呢?」

近距離看著White的臉,當他對上自己視線時,Steven隨即給他一個真摯笑容。

 

 

 

冷卻了臉頰上的紅潮,White瞪了一眼後,不領情的轉身走開「別把我當女人哄。」

 

 

 

跟上White離開的腳步,Steven洋洋得意的自誇說「Queen. 我這招可是男女通用,而且屢試不爽喔!」

 

 

 

「......哼。」

 

 

 

早已熟知White每種情況下的冷淡,他只是不擅表達別人對他的關心罷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