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26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lood The Wolf .02》



 

 

 

「放開我!放開我!不要啊--」

 

 

 

救我...誰來救我....)

 

 

 

「Rex---!」

 

 

 

「Nata!」

 

 

 

「唔....」竭力一喊,昏睡整整一天的他,從惡夢中驚醒了過來。

 

 

 

...呃...呃呃,唔....」起身時肌肉的疼痛撕扯他注意力

,撫著捆綁繃帶的傷口,納悶究竟是誰幫他包紮處理。

 

 

 

別於昏厥前的模樣,他頭上豎立了兩隻圓弧耳朵,會隨一點風吹草動而警戒的擺動。

 

 

 

還有那打橫在床上,長在他背部末端,一束蓬鬆柔順的黑尾,將他的身分表露無疑,狼人。

 

 

 

吃力的移下雙腳,他坐在床沿,環顧週遭陌生的環境「什麼...鬼地方.....」

 

 

 

「呃嗚.....」試圖找回失去意識前的記憶,痛苦卻不斷干擾他,這可是他頭一次受到如此嚴重的傷。

 

 

 

「伯爵。」

「醒了嗎?」

幽暗的走廊深處,該隱抽空前來探訪傷者。

 

 

 

「清醒了。」屬下點頭後看著地板,恭敬的回應。

 

 

 

「伯爵。」見該隱隻身前往,屬下不解的提出疑問「您不需要屬下陪同嗎?」

「更何況對方是我們敵族,照理說應該關進地牢才對,為何要如此款待他?」

 

 

 

看著Rex所在的房門板,該隱似笑非笑的說

「不用擔心,這麼做自然有我道理,而且我相信....他不會傷害我。」

 

 

 

回想一分鐘前信誓旦旦的話,再看看正用匕首挾持自己的Rex,他忍不住一聲笑「呵...」

 

 

 

「笑什麼?我手上這把可是百分百純銀的刀,絕對傷得了你,也殺得死你。」

當時,他屏息潛伏門後,看準該隱進門的剎那,從背後突擊,輕鬆制服了血族領導。

 

 

 

「那你猶豫什麼?怎麼還不下手?」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彷彿篤定Rex絕對不會動手一樣。

 

 

 

狠盯著那雙鮮紅眼瞳,Rex像看透計謀的說「我不是傻子,直接殺掉你,

誰能保證我可以平安離開,誰又知道你是不是在外面設下埋伏,等我上勾。」

 

 

 

「咯」該隱的手指摩擦出清脆一聲,在魔法操控下門自動大敞開來。

 

 

 

「外頭只有他一個。」該隱報告似的說,表明非有圖謀不詭的意思。

 

 

 

「伯爵!」門外的屬下查覺回頭,自然一陣驚愕,隨即設法前去援救。

 

 

 

他投以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制止下屬的行動,以免壞了這一觸即發的窘境。

 

 

 

看見下屬服從地行了禮,該隱再施法將門闔上,並按照Rex的原意鎖住。

 

 

 

這舉動不意外惹火了Rex,他施力抵住該隱喉嚨的利刃,惡狠狠瞪他說

「你看不起我啊?你真以為我不敢動手嗎?」

 

 

 

「不是認為你不敢,只是認為,你不會傷害一個說過不傷害你的人。」

語落,該隱唇角揚起一個溫煦笑容,會令人為之心暖的畫面。

 

 

 

「唔,你!」Rex明明氣得想抓狂,又無法對眼前人痛下殺手

,因為該隱根本不把他當敵人看待,根本不把他當作一回事。

 

 

 

「呿!」一記悶聲,Rex用力鬆開挾持的手,退後大步拉開彼此的距離。

 

 

 

這時,一股濃郁血腥味飄進該隱感官裡,才發現他胸前的繃帶已泛紅一片。

 

 

 

掠鼻的香味挑動著味蕾,煽動著慾望只要撲前咬穿那黝黑肌膚,鮮甜的血液垂手可得呀!

 

 

 

察覺該隱投射的目光,Rex撫上溢血的傷口,輕蔑扯嘴角說

「怎麼,想要嗎?是不是反悔,想傷害我了?」

 

 

 

該隱因被誤解而搖頭一笑,接著慢慢朝他走過去說

「你傷口裂開了,不重新包紮的話,會失血過多...」

 

 

 

「而且太浪費了。」這一句,該隱只用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說著。

 

 

 

「別碰我!」不客氣開釋出關心的手,雙方雖沒敵意,Rex卻難以對吸血鬼卸下心防。

 

 

 

「既然不殺我,讓我離開這裡。」Rex強勢看著他,主動要求說。

「連出房門都成問題,你還想去那?」該隱認為這不是個好主意。

 

 

 

最好走不了,我馬上走給你看!」Rex賭氣踏出蹣跚步伐,越是被看輕,他越是覺得不爽快。

 

 

 

「呃啊!」怎料走沒三步就重心不穩傾倒,記得挾持該隱時,他根本不覺得走個路有這麼艱辛。

 

 

 

「............」

 

 

 

「坐好。」該隱強行將他壓上座位,再放任他逞強下去,那怕是體力高人一等的狼族,也禁不起如此摧殘。

 

 

 

見該隱拿來一個木製藥箱,Rex不等他就率先開口「我自己來.....」

 

 

 

就這樣,該隱靜靜倚靠在窗前,看著Rex耗費冗長一段時間,重新包紮好他撕裂的傷口。

 

 

 

「為什麼救我?我們是敵人吧!」房裡靜默了片刻,Rex好奇的質問,打破瀰漫周圍的詭譎氣氛。

 

 

 

「確實如此,當我無法見死不救也好,或者多管閒事也行,我只是想釐清....」

 

 

 

眨眼間,該隱已迅速坐上Rex旁邊座位,眼神犀利的看著他說「你被追殺的原因。」

 

 

 

「與你無關。」

「怎與我無關,如果你的存在對我族造成威脅,我不排斥把你交出去。」

 

 

 

「你不是說不會傷害我!」

「我可沒說不把你交給他們。」

「把我交出去,不等於要我死!」

「若釐清事實真相,或許我不會考慮這麼做。」

 

 

 

「你是血族的人,你會相信我說的話?」

「我相不相信,得看你的誠意有多少了。」

 

 

 

「............」

 

 

 

那晚,我和長老的女兒Nata,相約在村外見.....

 

 

 

「Rex,在這裡。」

 

 

 

"因要事纏身,我遲到了一會,當我趕到目的地,遠遠還看得見Nata笑著對我招手。"

 

 

 

「哇啊!欸,你們是誰?放手、放手啊--」

"怎料到一輛藍色廂型車急駛而來,直接當著我的面強行將她給擄走。"

 

 

 

"而特地留下來滅我口的吸血鬼,瘋狂和我扭打成一團,

最後敗在我手裡,坦承抓走Nata是一個叫威廉吸血鬼的命令。"

 

 

 

"為了起責任,我對族人隱瞞Nata被綁架的實情,謊稱她和我去遠行,獨自尋找著她的下落。"

 

 

 

"調查過那個叫威廉的吸血鬼,共有八棟豪宅在他名下,我於是選擇白天潛入

他的住所,暗自追蹤著Nata的藏身處,非常順利清查了幾棟,可惜全撲了空。"

 

 

 

"後來,威廉似乎察覺到我的存在,不僅在白天增派了駐守人員,連保全設備也一併更新。"

 

 

 

"無可奈何下,我大膽選在夜間潛伏,沒想到是個陷阱,威廉早派出三名追緝者,迎接我的光臨。"

 

 

 

"在和他們追逐期間,我多次展開反擊,可惜寡不敵眾,搞得遍體鱗傷,最後只能跑給他們追。"

 

 

 

「後來被他們包圍,接著你出現,事情就這樣...」

不可思議,孤傲的Rex不曾對陌生人卸下防備,何況對方還是狼族世仇‧吸血鬼。

 

 

 

或許是該隱的沉著穩重,和先前相見總要廝殺的吸血鬼大不相同,他給人是那種明辨是非,剛直不阿的智者。

 

 

 

(希望我的直覺不會錯.....)偷瞄該隱冷俊的側臉,他內心默默期許著。

 

 

 

(威廉擄走狼女?)耳聞,其他領域的族貴族們,嗜好誘拐年輕狼族當作傭人,

並以鐵鍊毒品控制牠們行動,作為他們噬血玩樂的工具,不過下場往往是被凌虐致死。

 

 

 

「你認識威廉嗎?」他試探的問。

「認識。」他斬釘截鐵的道。

 

 

 

「可以幫我救Nata嗎?」聞言,他立刻脫口而出,是請求嗎?是請求吧!

孤立無援的Rex已走投無路,縱使這是無理的要求。

 

 

 

該隱深思熟慮的想了一會,回答說「這件事我得調查一下,我才能確定幫不幫你。」

 

 

 

聽聲,Rex用力從椅子跳起,沒好氣的嚷嚷

「查什麼?還是你根本不相信我?好,既然如此放我走,別耽誤我救人的寶貴時間。」

 

 

 

「別急,欲速則不達。」理解他迫在眉梢的焦躁心情,該隱好聲暗耐他壞情緒

「總得了解威廉那裡的狀況,再討論對策,你不認為這樣更能確保她的安全嗎?」

 

 

 

「...........」該隱言之有理,要是再多作爭辯,似乎變成自己在無理取鬧了。

 

 

 

起身離去時,該隱不忘一句關切說「好好休息,需要什麼吩咐門外一聲就行了。」

 

 

 

 

 

 

(Nata.....)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