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26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lood The Wolf .03》



 

 

 

從眼線那得到了口信,確認Rex尋找的Nata落在威廉侯爵手中,該隱便計策要如何幫助他。

 

 

 

吸血鬼為什麼幫助狼族?不伸出援手,Rex可能八成急於救人

,不顧死活闖入戒備森嚴的威廉住所,根本和自尋死路沒兩樣。

 

 

 

該隱不願見到Rex送死?沒錯,那怕是敵族、惡魔,

或者是更不堪的種族,只要還活生生存在都是條寶貴性命。

 

 

 

體會過失去摯愛的痛苦,該隱更加懂得珍惜,畢竟一旦失去,一切只能成為追憶了。

 

 

 

只是如此慈悲偉愛的想法,出現在一個非靠活體血液過活的吸血鬼身上,格外令人諷刺。

 

 

 

「伯爵,請。」屬下開門讓到一旁,禮貌出聲。

 

 

 

「沒睡嗎?」瞧Rex比昨天還要疲倦的臉,傷口的繃帶仍透著血光,明顯沒有好好養傷。

 

 

 

「....怎麼睡得著。」累得趴下去就能睡,可閉上眼,

腦海裡就會浮現Nata被擄走時的驚恐神情,讓他不安於眠。

 

 

 

「嘰-」該隱揚手輕揮,重達十多公斤的座椅,飛快被魔法從牆邊拖曳了過來。

 

 

 

悠然地坐在Rex正前方,該隱若有所思的看了幾秒後,認真的問「非救不可?」

 

 

 

「呵。」Rex像聽到個玩笑話,冷酷的乾笑一聲,堅決的說「只要我還有口氣在,非救不可。」

 

 

 

「好,我可以幫你。」

「你說真的?」他不敢置信抬起頭,若能藉助該隱的幫忙,救出Nata更加易如反掌了。

 

 

 

「不過有條件。」

「什麼條件?」

Rex並不意外,早明白血族不會憑白無故幫助身為狼族的自己。

 

 

 

「我要你的...血。」說話的同時,該隱的紅瞳隱約露出一絲邪氣,令人不寒而慄。

 

 

 

這讓Rex看得不禁豎起全身的毛,清楚意識眼前正是食血成性的吸血鬼。

 

 

 

見Rex愣在那沒反應,該隱斜睨了他一眼,暗示說「這點代價,應該不足以你猶豫吧?」

 

 

 

「呿.....」

 

 

 

瞪了該隱一眼,Rex縱身下床,將右手直直伸到他眼前,沒忘記提醒一聲「別太超過。」

 

 

 

扣住Rex溫熱的手,該隱把唇貼到他手腕,細細感受正在裡頭流動的沸騰血液。

 

 

 

(好冰的手....)被該隱碰觸那瞬間,一股寒意從Rex背部竄上,才知道吸血鬼的手冷得跟塊冰沒兩樣。

 

 

 

瞄了一眼他緊繃側臉,該隱張開大口咬上他手腕,尖牙如融化般,立刻深入了肌膚裡。

 

 

 

「唔!」刺痛感令Rex皺起眉頭,比起痛覺,他更厭惡自己的血正被吸血鬼享受著。

 

 

 

血液像逃命似從肌膚溢出,又全數被渴望的舌尖吸取著,不願放過任何一絲一毫甘美。

 

 

 

「唔嗯....」情不自禁發出滿足聲,鮮血能使吸血鬼喪心病狂

,但該隱始終一派優雅地細嚐,血液並沒有奪去他的理智。

 

 

  

半分鐘過去,當右手腕重回自由,Rex有點納悶的問「這麼快?」

以為少說也要花個數分鐘,才可能滿足一隻正常吸血鬼的口慾。

 

 

 

舐去嘴角的血,該隱聽到他的反應後,忍不住輕笑說「你的傷已經讓你失血過多,我沒那麼貪心。」

 

 

 

(奇怪的傢伙....)既然貪圖對方鮮血,還會顧及對方受了重傷,該隱的一言一行都讓Rex覺得匪夷所思。

 

 

 

「接下來,換你了....」該隱從位置起身,說了一句更匪夷所思的話。

 

 

 

看著該隱沒有表情的俊臉,他滿臉狐疑的探問「換我?換我什麼?」

 

 

 

「換你,喝我的血。」該隱一臉正經八百的說道,語氣認真到不需要懷疑。

 

 

 

吃愣了兩秒,Rex叉起腰,不當回事的拒絕說「嘖,我不是吸血鬼,不用那種東西填飽肚子。」

 

 

 

「你誤會了,我的血液有助於傷口癒合,就算狼族療癒能力不差,始終沒有我族來得迅速。」

 

 

 

見Rex極為厭惡排斥的表情,該隱嚴肅的反問他說

「你不會想拖著那副身體救人吧?要是遇到突發狀況,你發揮得了平常的實力嗎?」

 

 

 

「我,唔....」Rex頓時啞口無言,為何總反駁不了這隻鬼,為何他總是滿嘴道理

,而無奈自己只能乖乖被牽著鼻子走,他明明就是隻自我甚高且桀敖不馴的狼啊!

 

 

 

聽見Rex投降的嘆氣聲,該隱把捲起袖子的手伸過去,面帶笑意說「狼,不討厭血吧?」

 

 

 

「也不喜歡啊。」他用一種抗拒的眼神,看著該隱白皙無血色的手。

 

 

 

「總比討厭的好,吶,你的獠牙還咬得動吧?」他故意用激將法,煽動他的猶豫。

 

 

 

「撕爛你都行!」話一出口,Rex的獠牙狠狠貫穿了該隱的手。

 

 

 

(血...有這麼甜嗎?)大口吸食著屬於該隱的血,

一開始像喝著鐵銹味的水,到後來漸漸有種鹹中帶甜的奇妙滋味。

 

 

 

以前和吸血鬼交戰,曾用利牙撕咬對方的身體,嚐過不少血的味道

,但除了噁心難聞的腥銹味外,他從不知血竟如此美味。

 

 

 

該隱目不轉睛盯著Rex看,並非是看他渴望的模樣,而是佔去他臉上三分之一的墨黑印記。

 

 

 

大概連Rex自己也沒察覺,他在吸取血液的同時,那塊黑色印記居然微微的泛紅了。

 

 

 

(這隻狼....)

 

 

 

(還不曉得嗎.......)

 

 

 

「!」當餘光瞄見該隱的舉動,Rex立刻反射性的跳開,迴避他親暱的觸碰。

 

 

 

「幹什麼?」他眼神警戒的看著該隱問,一邊擦去自嘴角流出的液體。

 

 

 

沒理會他的質問,該隱觀察他全身上下的傷口,不出意料的說「吸收力果然驚人。」

 

 

 

「?」Rex順著他視線看著自己,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疼痛,沉重的身軀也變得輕盈自如。

 

 

 

Rex反覆確認臉頰的傷勢,較輕微的傷口,已痊癒到像不曾存在過一樣「吸血鬼的血,還真不是蓋的。」

 

 

 

凝視Rex的一舉一動,該隱嘴裡念念有詞的說

「不全是因為我的血,結合兩個種族的復原能力才是最驚人的.....」

 

 

 

「你說什麼?」他盯著問。

「沒什麼。」他搖頭說。

 

 

 

轉身走向另一扇窗,他侃侃告知說「兩天後,威廉會在他位於市區的豪宅

,舉辦一場盛大晚宴,而我一向很少接受他的邀請,看來這次得破例了。」

 

 

 

「.....謝了.....」他猶豫一會,小聲地道謝,沒想過會有對吸血鬼說這句話的一天。

 

 

 

他依然挑望著窗外,淡淡回應說「別說這麼快,是否能成功把人救出來,還是個未知數。」

 

 

 

「不光是那件事,包括你不殺我,還願意救你敵人的我。」

 

 

 

回頭和那雙金黃眼瞳交視,該隱態度迷離的說

「我承認狼族是敵人,但你覺得我把你當敵人了嗎?」

 

 

 

沒避開那雙灼熱目光,Rex回敬自己狂氣的眼神,好奇反問

「這點我才想問你,明明是敵人,你卻不把我當敵人.....」

 

 

 

沒有回答,該隱逕自往門口走,輕描淡寫的帶過「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他忽然想起了什麼,回頭詢問「對了,你的名字是?」

 

 

 

「...Rex。」

「Rex,很適合你,我叫.....」

 

 

 

「該隱。」Rex搶下他的話,哼聲說「鼎鼎大名的該隱,我當然知道。」狼族人人皆知血族的四大領導

,長者總不時提醒族人,千萬別去招惹這些狠角色,現在不但倒楣惹到了,還一次招惹兩隻血族領導。

 

 

 

「看來,我還不夠低調,呵....」他略微驚訝的莞爾一笑

 

 

 

望著該隱離去的漆黑背影,Rex默默的心想(這隻吸血鬼還真愛笑,不過....)

 

 

 

(笑的不難看就是。)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