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49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 Love《64》

 

 

 

 

 

 

「輕輕的、輕輕的.....」

 

 

 

「呵呵,安全過關。」

 

 

 

「輪到我了,看我的厲害!」

 

 

 

「哎呀,怎麼倒了....」

「哈哈,你好遜喔。」

 

 

 

這晚,吳俊夫約簡心薇到家裡玩,叫了外賣填飽肚皮後,兩人便玩起疊疊樂的遊戲。

 

 

 

一陣嘻笑後,他順手摸向煙盒,打算吞雲吐霧一番,解解嘴上的癮。

 

 

 

見他猶豫後收回取煙的手,簡心薇不介意的說「抽吧,又不是不知道你會抽煙。」

 

 

 

「算了,我不想讓妳吸二手煙。」

「沒關係,我沒討厭到那種地步。」

 

 

 

「那我去窗戶抽。」他從椅子站起,儘可能離遠一點,總之不想她跟著自己吸二手煙。

 

 

 

啜飲著飲料,她若有所思盯著吳俊夫的背影,雖然交往是他提出讓自己快速忘記蔣軍的方法。

不過經過這陣子相處,她漸漸把他當做一個可以做為男友的對象了。

 

 

 

「啊,對了...」

「什麼事?」

 

 

 

「下禮拜六是軍仔生日,我打算在星期五晚上幫他慶生,地點應該是在我家。」

得知蔣軍星期六要和他心愛的總裁慶生,否則以往他都選在當天幫他過生日。

 

 

 

(蔣軍的生日....)

 

 

 

吳俊夫回頭望向她,直接表示說「軍仔他弟也會帶女朋友過來,妳想一起來嗎?我不勉強,看妳自己。」

 

 

 

沒有半刻猶豫,用一種莫名其妙的口氣回答說

「朋友生日有什麼好勉強,要我缺席才真的叫做勉強,好嘛。」

 

 

 

「好,那就算妳一份了,可別反悔啊。」

「有什麼好反悔,我才不會反悔哩。」

 

 

 

 

 

『晚上我這裡有一場飯局,要不要賞臉過來吃一頓。』

午後,White逛了一趟百貨超市,驅車返家途中,接到了友人的來電。

 

 

 

他雙眼專心在前方路況,透過藍芽耳機,淡淡的說「我和家人約好在家吃飯了。」

 

 

 

友人聞訊,輕鬆的反問『在家吃飯?吃什麼?叫外燴啊?』

 

 

 

瞄了一眼副駕駛座買來的食材,他輕扯嘴角一笑「不是,我自己下廚。」

 

 

 

『你?下廚?真不夠意思,認識你這麼久都不知道你會作菜,什麼時候有機會品嚐你手藝啊?』

 

 

 

 

「算了吧,你這麼吃重鹹的人,肯定吃不來我作的菜。」

 

 

 

回拒朋友的興趣,他接著說「好了,不說了,我得專心開車了。」

 

 

 

『好,那再約吧。』

「嗯,掰!」

  

 

 

 

 

 

 

奚和、奚和路12號....」

 

 

 

「好像就是這棟了。」

 

 

 

停好車,White抱起副駕駛座的紙袋,恰巧撞見這名尋路的女子。

 

 

 

「...............」

(是他嗎?是他吧?)

 

 

 

「你、你是White吧?」

雖然只看過照片,不過她確定就是他,果然本人比照片還要更加俊美多了。

 

 

 

對於奪走父親八年的女人出現,White情緒並沒有太大變化,只是冷冷的看著。

 

 

 

「我叫Christina,你想....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雖然白仲瑛不希望她跟來,但遲遲等不到他回美國,於是擅自搭機過來了。

 

 

 

 

沒興趣聽她滔滔不絕的問,White一句話都沒說,視若無睹的往家門走。

 

 

 

見他從容拿鑰匙開門,Christina主動表示說「White,你不知道我嗎?我是你爹地的....」

 

 

 

話到一半,White面色鐵青回頭瞪著她,突如其來的壓迫感令她說不下去了。

 

 

 

「給我滾開。」他異常冷淡的驅趕,像把她當作什麼噁心的壞蟲一般。

 

 

 

語畢,White重重甩門所發出的聲響,著時嚇得她整個人抖了一下。

 

 

 

她錯愕地愣在原地,早猜到White態度不會多和氣,沒料到他會冷漠的如此絕對。

 

 

 


他不屑的心想(這女人居然還敢出現....,真不知好歹。)

 

 

 

嗤鼻一聲,他帶著食材走進廚房,完全不在意她會被關在外面多久。

 

 

 

而Christina在外面站了半小時,等不到White開門,只好攔了計程車,找間飯店投宿了。

 

 

 

拜訪多年不見的老友一下午,白仲瑛在傍晚時間返回了家裡。

 

 

 

回來第一件事,白仲瑛直接找上White理論「你為什麼把Christina關在門外?」

 

 

 

清洗著廚房善後的雙手,他冷笑一聲說「哼,這麼快就跟你打小報告了。」

 

 

 

他不讓White轉移話題,挑明重點的說「仕冬,怎麼說她都算你長輩,就不能給她應有的尊重和禮貌嗎?」

 

 

 

關上水龍頭,他的態度始終不屑一顧「長輩?她是誰?我根本不認識她,為什麼我要把陌生人當長輩看?」

 

 

 

「白仕冬!」當他連名帶姓的叫,這通常表示白仲瑛已經快發火了。

 

 

 

「不要跟我耍嘴皮子,你明明清楚Christina是誰,就算不當她是長輩,好歹顧及她是我....」

 

 

 

「!」話到此時,White回眸一瞪,不寒而慄的冰冷眼神,暗示白仲瑛再說下去就是逼他吵架。

 

 

 

白仲瑛不甘的撇過臉,要不是覺得對White有所虧欠,他才不輕易嚥下這口氣。

 

 

 

坐上餐台,White緩和情緒和口氣,輕聲催促說「吃飯吧,菜都快涼了。」

 

 

 

見白仲瑛動也不動的佇立著,White微挑了眉,詢問聲音雖平淡卻很冷「真的不吃?」

 

 

 

他投降走過去,最近和White關係有點僵,要是再惡劣下去,恐怕一輩子也別想離開台灣了。

 

 

 

細嘗White久違的廚藝,白仲瑛略為訝異的說「你的手藝似乎變得更好了。」

 

 

 

「真的?」

「嗯。」

 

 

 

「喜歡我做的菜嗎?」

「你說呢,當然了。」

 

 

 

「那以後,我只煮給你一個人吃。」

他洋溢著幸福笑臉,彷彿稍早的所有爭執,全都是假的。

 

 

 

白仲瑛皺眉一笑「傻兒子。」

 

 

 

《待續》


==================

忽然想碎碎唸一下,關於這對父子很快有一波高潮了

我想.....道德倫理觀將會被拋諸腦後

然後米米已經從刺客教條裡畢業了XD

轉而投入乙女遊戲懷抱,最近一直在攻略男人,哈

Bloody call (食完...該隱、鎮、司狼長髮控)
&
籠中的艾莉希絲 (攻略中,看來我比較喜歡變態粉毛男)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