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26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 Love《65》

 

 

 

 

 

 

「我再找時間跟他談,可以的話這幾天就讓妳搬進來一起住。」

和White共進完晚飯,白仲瑛隨後探訪住進飯店的Christina。

 

 

 

「沒關係,我就住飯店好了。」

她搖頭,不想把White逼急,更不希望父子倆因自己產生口角。

 

 

 

「這樣不會太委屈妳嗎?」他心疼Christina大老遠跑來台灣,還得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頭。

 

 

 

「怎麼會,你明明要我乖乖待在美國,我還是偷偷跑來台灣,我能怪誰呢。」

Christina無奈的笑了笑,回應後接著問「他....知道美國那裡的事了嗎?」

 

 

 

「嗯,可是他的不諒解....出乎我意料之外。」當初他有信心一個禮拜就能說服White

,好讓他安心回美國專心事業,怎知待在台灣已經快過兩個禮拜,還是一點進展也沒有。

 

 

 

「不要緊,White應該不是不講理的人,慢慢來。」這八年來,從白仲瑛口中聽了

很多關於White的事,稍微了解了他為人,相信他只是需要時間釋懷,而非冥頑不靈。

 

 

 

見白仲瑛點點頭,Christina溫柔婉約的笑說「既然我來了,能為你點做什麼嗎?」

 

 

 

他輕嘆,淡淡表示說「我最希望還是White能接受妳,如果妳能跟他打好關係,什麼事都好談了。」

 

 

 

「這樣啊。」她思索了一會,提議說「不然明天我去幫你們做早餐,告訴我White喜歡吃些什麼?」

 

 

 

「Christina....過來。」

 

 

 

示意她坐上大腿,他欣慰的說「難為妳了。」

她的善解人意和溫婉,一直都是白仲瑛為之欣賞的地方。

 

 

 

Christina露出一抹溫柔微笑,凝視著她深愛的男人說

「一點也不為難,他是你兒子,我要愛屋及烏,把他當自己兒子看。」

 

 

 

他同樣回以溫煦笑容,感動地發自內心說「....有妳在真好。」

 

 

 

「仲瑛,我也是....」

 

 

 

 

 

翌日,七點鬧鐘一響,White精神奕奕的起床,雖然不用上班,他還是不習慣睡太晚。

 

 

 

翻開棉被下床,他先是聽見廚房傳來鍋瓢的聲響,接著聞到一陣令人垂涎的食物香味。

 

 

 

(是爹地嗎?)他好奇猜想著,可是印象中,不會煮菜的白仲瑛應該是不會去碰廚房。

 

 

 

「good morning.」站在廚房的Christina迎著笑臉,主動和走出房間的White寒喧。

 

 

 

(她怎麼會在這裡....)雖然知道一定是白仲瑛讓她進來,他內心還是質疑了一下。

 

 

 

端上最後一盤早點,她依舊笑容滿面的說「我做了幾道簡單的早餐,希望合你胃口。」

 

 

 

White緩緩走近,打量餐台那桌全是自己慣吃的早餐,清楚她肯定事先做了功課。

 

 

 

不過他很快在那看似完美的早餐中,發現了許多瑕疵,擺明刁難的一一指出

「早上我不喝奶茶,蛋要全熟,培根太油了,還有盤子使用前洗過了嗎?」

 

 

 

「咦?我、我看盤子很乾淨,所以沒有....」她坦承的有些心虛。

 

 

 

「沒洗?是打算要我吃這麼骯髒的東西?」他像在訓斥下屬般的質問著。

 

 

 

她趕緊化解這股尷尬氣氛,親切的笑著問「那這別吃了,你想吃什麼,我去外面幫你買。」

 

 

 

White既刻薄又嚴肅的挑明,偏要她無地自容的不敢再說一句

「不用了,我不想讓有心人逮到機會,再去跟我爹地打小報告,說我把她當傭人使喚。」

 

 

 

「還有....」進廁所之前,他再挑明了一句「別再碰我的廚房。」

 

 

 

(唉,White.....是真的很排斥我呢。)

面對White的冷漠孤傲,她已經撐不起一絲笑容,只能皺著眉頭苦著一張臉。

 

 

 

【星期一.上班日】

 

 

 

「啪!」

White用力把咖啡杯凳在桌面,一臉質疑的問「咖啡味道怎麼變了?你確定買的這是手工咖啡嗎?」

 

 

 

「總裁,這家新開的咖啡店,標榜手工咖啡而且價錢比之前那家便宜,所以我才臨時改買這家咖啡。」

 

 

 

「誰允許你擅自更換咖啡店?我管它多便宜,馬上再去給我買一杯回來!」

「還有週報呢?不要連小事都要我再三催促行嗎?」

 

 

 

「是、是,我馬上辦。」

面對像吃了火藥的White,蔣軍繃緊神經謹慎行事,深怕一個說錯話,又重蹈覆轍上次的不愉快。

 

 

 

(奇怪,怎麼星期一總裁都這麼不開心,是放假的時候發生什麼事嗎?)

清楚工作成癡的White不會厭倦上班,想關心卻又不敢多問,只怕誤踩地雷。

 

 

 

下午,蔣軍見他心情平復許多,於是股起勇氣問「總裁,放假這兩天都在幹什麼?有沒有去那玩?」

 

 

 

「沒有,在家陪我父親。」呆望著窗外的他,順著提出的問題,很坦然的回答了。

 

 

 

見機不可失,他戰戰兢兢的繼續問下去「是不是你們鬧不愉快,所以心情不好?」

 

 

 

「不算,但跟我父親有關。」連續得到White的答案,蔣軍實在覺得不可思議。

 

 

 

正猶豫要不要再問下去時,蔣發現看著窗外的他,已經轉過頭來看著自己。

 

 

 

(總裁.....)望著那雙淺瞳,他猜不透面無表情下的他,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凝視自己。

 

 

 

持續和White四目相交著,蔣軍的心跳快得受不了,四周空靜彷彿靜止一般凝結了起來。

 

 

 

「總裁,我.....」

 

 

 

「我喜歡你。」沒來由的,或許是這氛圍太過迷魂,他才不自覺表達出心中的愛慕。

 

 

 

「我知道。」White依然面不改色,好像這只是一句普通不過的話。

 

 

 

「那你呢?」這句話卡在蔣軍喉嚨裡,好想好想追問下去,卻又沒資格這麼問。

 

 

 

他從沙發上起身,恭敬的鞠躬說「我回辦公室了。」

 

 

 

White早已非常明確的告訴過,要自己放棄他,要自己別愛上他。

 

 

 

打從喜歡上White那一刻起,就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

 

 

 

(難道我就不能有所期待嗎?.....期待!)

 

 

 

「總裁,我可以對你有所期待嗎?」他回頭認真且嚴肅的問,一個幾乎要超越界線的疑問。

 

 

 

他停頓了一會,只給了一個這麼匪夷所思的答案「....期待你的生日吧。」

 

 

 

離開辦公室,蔣軍一臉茫然的困惑於White的話(生日?我一直都很期待啊!)

 

 

 

按下電梯鈕,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想(總裁要在餐廳幫我慶生,有什麼不對嗎?)

 

 

 

(等等!上司私下幫下屬慶生?怎麼看都超越工作關係了吧?我怎麼一直沒想到這點!)

 

 

 

(如果在總裁眼裡,我只是個普通秘書,以總裁的個性,應該是不可能答應幫我慶生的吧。)

 

 

 

(這樣的話....我是不是可以期待,總裁其實對我有一丁點好感的呢?)

 

 

 

總裁,不管受多少挫折,我會一直對你滿懷期待,直到....

 

 

 

你說喜歡我那一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