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047

    累積人氣

  • 45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Blood The Wolf .04》



 

 

養精蓄銳了一晚,Rex像重新活了過來一樣,生龍活虎得連單手伏地挺身也輕鬆自若。

 

 

 

喝、喝....」原先曝露的狼耳狼尾,已被Rex藏匿得無影無蹤

,凡在月圓之夜以外顯露,是代表著虛弱,能不看見最好不過了。

 

 

 

「還得等一天啊....」

他恨不得自己力量能再強大點,這麼一來不靠別人也能救出Nata了。

 

 

 

駐守在外的吸血鬼,不客氣敲門後進來,一聲命令的口氣說「伯爵找你,跟我走。」

 

 

 

Rex無心在意他不和善的態度,儘管被該隱善待,明白狼族在這根本毫無地位可言。

 

 

 

(老舊又狹窄的房子....)跟隨著帶領的吸血鬼,Rex不免好奇的打量環境

,和同樣是血族領導的威廉那富麗豪宅相比,這裡實在簡陋破舊太多了。

 

 

 

屬下一貫先彎腰行禮,恭敬告知聲「伯爵,Rex帶到。」

 

 

 

示意屬下離開,該隱餘光看了後方的Rex一眼,用下巴輕點一旁說「坐。」

 

 

 

「嘰咿-」沒拒絕該隱的好意,Rex隨便挑個位置坐,只是動作稍嫌粗魯,讓椅腳發出了刺耳聲響。

 

 

 

打量了Rex幾眼,該隱雖面無表情,聲音卻柔和地說「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啊...」發出回應的一聲,Rex和紅眸主人對望兩秒後,無所事事的別過臉去。

 

 

 

「準備好就出發吧。」

「現在?不是還要一天嗎?」

 

 

 

「通往北域的路有數百公里遠,不早點動身的話,遲到可就失禮了。」

已傳口信給威廉侯爵,以他愛慕虛榮的個性,八成會隆重迎接自己的到來。

 

 

 

換個坐姿,他眼帶輕挑的盯著該隱,哼笑一聲問

「沒捷徑?況且以你的能力來講,瞬間移動不成問題吧?」

 

 

 

不介意他無禮傲視,該隱耐性的說明「捷徑自然有,但鬼之門顧名思義只允許我族使用,

反正時間充裕,我寧可耗時趕路也不想浪費多餘氣力,畢竟不是單純赴宴,能保留多少算多少。」

 

 

 

再一次面對該隱啞口無言,Rex只能順從的起身「上樓準備。」

 

 

 

「Rex。」該隱叫喚後起身,接著表示說「等會我派人備衣物給你,記得帶上。」

 

 

 

聞訊,Rex沒有多說什麼,逕自走出廳門,反正不管說什麼,最後總是被該隱的道理,壓得只有乖乖閉嘴的份。

 

 

 

夜半十分,搭了幾小時的車程,他們在郊區外的路口下車。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崎嶇山路,山間樹蔭窸窣作響,濃霧更添幾分陰森。

 

 

 

趕在天亮前,他們抵達了一棟位於隱密深山處的老舊雙層旅館。

 

 

 

「久違了,該隱伯爵。」端正坐在櫃檯的老爺,敏銳地認出熟人,禮貌的開口招呼。

 

 

 

「一樣地下寢室嗎?」櫃檯老爺用和他慈祥外表相反的尖銳聲音問。

 

 

 

「嗯。」該隱看著他,客氣地點頭回應。

 

 

 

「是.....一間還兩間?」視線穿過該隱,看著後方新奇環顧週遭的Rex。

 

 

 

在該隱考慮之際,櫃檯老爺持續觀察著Rex,越看越疑惑的說

「怎麼....,那位小兄弟不太像伯爵的下屬,他是您....?」

 

 

 

「給我兩張單人床房間,麻煩了。」該隱明確給予答覆,借此迴避他的疑問。

 

 

 

「幹麻不讓我自己住?」離開櫃檯後,Rex不禁困惑的追問。

「跟著我比較安全。」走在前頭的他,忙找房號也不忘回答。

 

 

 

儘管猜得到該隱的用意,他嘴裡仍不吐不快的嘀咕「我有不堪一擊到需要吸血鬼保護?」

 

 

 

走進房間,該隱環視著房內擺設,回應了他剛才自言自語

「這裡通常只有血族跟巫師出沒,要是曝露了你的真實身分,問題就麻煩了。」

 

 

 

慢慢關上門板,他翻了翻白眼,故作認命的說

是、是,所以我不但要繼續戴這副怪眼鏡,還要藏住氣息不被發現。」

 

 

 

經過該隱身後,Rex瞪了他後腦一眼,冷哼心想

(乾脆拿個白墨水,把我全身上下都塗得跟吸血鬼一樣死白算了。)

 

 

 

挑了挑眉,他很自然的說出感受說「這倒是可以嘗試看看。」

 

 

 

「別鬧....」一臉厭惡的Rex,後知後覺的恍然「你、你偷聽我想法?」

 

 

 

「你靠太近了,不想聽到都難。」該隱帶著歉意淺笑,

能力越是高深的吸血鬼,總是會有不經意傾聽別人內心聲音的困擾。

 

 

 

「哼!」面對那讓人沒輒的表情,無從發洩怨氣的他,只能一屁股坐上床。

 

 

 

(.......?)

 

(.......!)

 

 

 

 

 

(.......還是坐遠點,那張臉看了就覺得不爽。)

 

 

 

 

 

 

 

兩小時過去,沒睡意的Rex趴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了好一陣子。

 

 

 

「?」Rex跳下床,打算一解口舌之渴,卻被一動也不動的他吸引過去。

 

 

 

(睡著了?)遠望該隱的模樣,發現他似乎進入了深沉的睡眠當中。

 

 

 

(....已經天亮了?)置身在無窗的石牆房裡,猶如與外界隔絕,光憑感受實在難以察覺變化。

 

 

 

(原來吸血鬼沒睡棺也能捱過白天?只要房間密閉不透光,似乎什麼地方都可以了。)

 

 

 

(只不過....太大意了吧。)

 

 

 

亮出鋒銳的利爪,Rex的手慢慢朝該隱的脖子伸去。

 (毫無防備和敵族共處一室,以你現在這種狀態....)

  

 

 

(取你性命易如反掌。)勒住那白皙的頸項,只要輕鬆使把力,鮮紅的血液將傾盆而出。

 

 

 

 

"你不會傷害,一個說過不傷害你的人。"

 

 

 

 「.................」

 

 

 

(哼,稱你的心了。)收回手,若非該隱還有利用價值,一定不會手下留情,他是這麼認為著。

 

 

 

(唔?那是疤?)視線正準備離開的煞那,Rex注意起烙印在他左眼上的傷痕。

 

 

 

他不禁疑惑的想(吸血鬼的癒合能力不是很厲害?怎麼.....還會留下疤痕?)

 

 

 

 

 

 

下意識觸碰那道傷痕,手指傳遞來的感受令他不可思議(有溫度?)

 

 

 

(詭異...明明身體是冷的,疤痕居然是溫熱的?)

 

 

 

「!」此時,沉睡的該隱忽然抓住Rex靠近的手,彷彿在暗示他適可而止了。

 

 

 

不到三秒鐘,右手因地心引力垂掉下去,而他依然面色安穩地持續在沉眠當中。

 

 

 

(什、什麼啊,連睡著也知道我在幹麻?真是時時刻刻都無懈可擊吶....)

 

 

 

走到桌前,端起的茶壺一陣輕,他才發覺裡頭根本連滴水都沒有(這家旅館未免太混了吧。)

 

 

 

離開房間,Rex打算上樓找櫃檯理論時,剛好經過一處沒有門板的房間。

 

 

 

(?)那是一間類似廚房,供旅客使用的茶水間。

 

 

 

(嘖,原來要自己動手啊,真麻煩....)

 

 

 

暢飲了杯水,Rex再裝滿一杯坐到旁邊的木椅,手撐著臉,無聊的發起呆來。

 

 

 

想到今晚將和威廉正面交鋒,他不由得緊張的忐忑起來(Nata....妳一定要平安無事....)

 

 

 

「睡不著嗎?」

 

 

 

「靠!你怎麼跑出來了?」Rex驚呼一聲,嚇得差點把水打翻在身上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吧。」該隱緩緩走過去,語氣透露他不滿Rex的擅自離房。

 

 

 

「我說現在可是白天,你怎麼還來去自如?不怕蒸發呀?」他並非出於關心,純粹訝異之虞的疑慮。

 

 

 

「蒸發?沒陽光那來的蒸發,白天行動是比較吃力,這點能耐我還是有的。」

 

 

 

坐到Rex對面位置,該隱回答後接著問說「你呢?怎麼不回房?」

 

 

 

「回去也睡不著....」望著牆壁一角,他像在自言自語的呢喃著。

 

 

 

明白罪惡感是Rex無法安眠的原因,如果他沒遲到,或許他朋友也不會陷於

危境,該隱這麼思考著,一個問題也跟著浮現腦海「Nata...是你什麼人?」

 

 

 

「重要嗎?」

「好歹我也得清楚,自己拯救的是你什麼人?」

 

 

 

「一個對我很重要,我不想失去的人。」

雖沒坦白說明關係,但Rex這句話已明白表達她對於他的重要性。

 

 

 

「不想....失去的人嗎.....」重複著聽見的話語,該隱不自覺勾起久遠的回憶,心思瞬間飄得老遠。

 

 

 

一張熟悉卻久遠的精緻臉孔,慢慢浮現他腦海中,微笑,洋溢在一頭金色髮絲主人的秀氣臉上。

 

 

 

(走神了?在想什麼?難道他也有不想失去的人?)

 

 

 

「已經失去了。」他說的冷靜且平淡,但掩飾不了夾雜在語氣裡的悲傷。

 

 

 

「咦?」Rex先是因他的話瞪大眼,很快又怒視他說「你又偷聽了!」

 

 

 

該隱帶著歉意的眼神望向他,可能平時太少和外人接觸,所以總不自覺去聆聽週遭聲音。

 

 

 

「我回房了!」他忿忿從木椅跳起,不想跟只會讓自己吃黃蓮的傢伙計較。

 

 

 

跟在Rex的後頭回房,該隱忽然想起什麼,好聲叮嚀說「以後,別再那樣了。」

 

 

 

「啥?什麼那樣?」

「在我熟睡時,做些奇怪的舉動。」

 

 

 

「呿,求我也絕不會有下一次。」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