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0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 Love《72》

 

 

 

 

放大(v)

 

 

放大(v)

「...嗯,真的很不好意思,又得跟公司請一天假。」

 

 

 

放大(v)

雖然蔣軍高燒已退,但被病魔折磨過的身體虛弱很多,蔣媽媽於是再替他向公司請一天假。

 

 

 

放大(v)

房間裡,坐在床上的他,腦子裡空白的什麼都沒想,就只是呆滯的望著窗外。

放大(v)

現在他已經沒有多餘力氣去想White的事,來讓自己更加難受。

 

 

 

放大(v)

「怎麼起來了,快躺休息啊!」進門的蔣媽媽,見他沒乖乖好躺,便擔心叮嚀著。

 

 

 

放大(v)

看著走過來的媽媽,他有氣無力的說「我想坐一下,等等就躺回去。」

 

 

 

放大(v)

坐上椅子,想起前天蔣辰淒厲的呼喚,蔣媽媽仍心有餘悸

「怎麼會突然發高燒昏倒,知不知道媽媽快被你給嚇死了。」

 

 

 

放大(v)

他只能苦臉一笑,有點自責的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放大(v)

「你這孩子吼!以後我一定每天檢查你車廂有沒有雨衣,不准你再給我淋雨回家了。」

 

 

 

放大(v)

「呵呵,媽,你說這話的樣子好好笑喔!」

雖然病厭厭的,他還是忍不住笑出聲,用笑容回應媽媽的關心。

 

 

 

放大(v)

「還笑,生了病你還敢給我笑出來,真是....」

 

 

 

放大(v)

外頭烏雲密佈大雨滂沱,滴答滴答不停下了三天,不討厭雨天的他也開始覺得厭煩了。

 

 

 

放大(v)

(真的病的這麼嚴重?)得知蔣軍再次請了病假,他表面上若無其事,私底下不免擔憂。

 

 

 

放大(v)

礙於已和父親約好參觀小叔開的畫展,他知道今晚大概也沒時間過去探望蔣軍了。

 

 

 

放大(v)

左思右想了好一會,他毅然決定更改行程(不如跟爹地約明天好了,反正小叔的事並不急。)

 

 

 

放大(v)

當浮現了這個念頭,他馬上從口袋拿出手機,正打算播出去的號碼,恰巧來了電。

 

 

 

放大(v)

聽見White的清亮聲,白仲瑛直接告訴說「仕冬,我現在去你小叔家,晚上直接在畫展見。」

 

 

 

放大(v)

知道White有意擇期的意思,白仕冬接著說「改明天?你今天不能去嗎?」

 

 

 

放大(v)

「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去找你小叔,還有....Christina對畫展很有興趣,所以她也會去。」

白仲瑛明白White不喜歡被隱瞞,主動坦承跟她見面,他比較能接受。

 

 

 

放大(v)

「好,別太晚回來,我等你。」他大方接受他的誠實,不想被妒意變得小家子氣。

 

 

 

放大(v)

切斷通話,White繼續面無表情看著窗外,意外出現的消息,動搖著他的決定。

 

 

 

放大(v)

 

 

放大(v)

臥床養病的蔣軍,從六點之後就緊盯著鬧鐘看,這是White平常離開公司的時間。

 

 

 

放大(v)

今天一整天,除了吳俊夫來探視和幾個同事的關心電話外,蔣軍沒有等到White的一通關切。

 

 

 

放大(v)

(就算那天我又惹你生氣,你還是會來看我吧?會嗎?總裁....)

 

 

 

放大(v)

不過他沒有失望,比起一通慰問電話,現在他更期待White親自探望,他帶著一絲期待盼望著。

 

 

 

放大(v)

不顧門口外擺著暫停營業的字牌,他依然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放大(v)

發現客人上門,畫展女員工連忙上前驅離說「不好意思,現在是休息時間.....」

 

 

 

放大(v)

「啊!」當女員工認出身分後,立刻改變態度謙虛有禮的說

「總裁,抱歉抱歉,沒有注意是您,需要我幫您聯絡白仲恆先生嗎?」

 

 

 

放大(v)

「不用。」拒絕員工聯絡小叔後,White接著詢問「白仲瑛,過來了嗎?」

 

 

 

放大(v)

看著眼前俊美如畫的White,女員工笑得心花怒放說

「白先生半小時前就到了,他和夫人正在展場逛呢!」

 

 

 

放大(v)

「夫人?什麼夫人?」

「就那位叫Christina的女士。」

 

 

 

放大(v)

White冷不妨瞪了她一眼,嚴厲的糾正說

「請妳記清楚,她不是什麼夫人,她只是我父親的朋友,別搞錯了。」

 

 

 

放大(v)

「好、好,我記住了。」她回應著,同時被White的嚴峻嚇得冒出了不少冷汗。

 

 

 

放大(v)

晚餐吃了幾口媽媽做的清粥,坐立難安又躺不住的蔣軍,於是坐在床上盯著時間看。

 

 

 

放大(v)

(如果你不來看我,求你至少給我電話,好讓我知道....)

 

 

 

放大(v)

(知道我在你眼裡,不是那麼無所謂的一個人,好嗎?)已不敢奢求他出現,

只求他給予讓他繼續喜歡下去的動力,那怕只有一點點也夠他支撐下去了。

 

 

 

放大(v)

打發女員工的熱情帶路,White一個人走在一層樓半高,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畫展裡。

 

 

 

放大(v)

展場裡展出的畫,大多都是小叔白仲恆的心血之作,其中也包含他得意學徒的作品。

 

 

 

放大(v)

「呵呵....」聽見了女人的笑聲,White立刻停下腳步,遠遠地觀望著。

 

 

 

放大(v)

站在白仲恆的畫作前,她挽著白仲瑛的手,讚不絕口的說

「他真厲害,簡單用幾個色彩,就將秋天表現得淋漓盡致。」

 

 

 

放大(v)

「我這弟弟從小不愛唸書,成天只會拿畫筆亂畫,想不到還真的給他畫出一番藍圖來了。」

八年沒見,白仲恆不但成立工作室收學生教畫,還成功開了四次畫展,另白仲瑛佩服不已。

 

 

 

放大(v)

「妳喜歡的話,我買下來放在我們美國的家。」

「可是這是非賣品,小叔捨得割愛嗎?」

「親哥哥都開口,他不捨也得點頭了。」

 

 

 

放大(v)

他們若無旁人的濃情蜜意,White有些感嘆,自己也能像她那樣

,不顧外人眼光,依偎在白仲瑛身邊那該有多好。

 

 

 

放大(v)

看著看著,White忽然後悔過來,他們妳濃我濃的兩人世界,彷彿自己才是多餘的那一個。

 

 

 

放大(v)

帶著一聲嘆息離去,沒讓他們發現自己來過,他只想快點遠離這要讓人窒息的環境。

 

 

 

放大(v)

「?」這時,他經過一幅畫時被吸引過去,讓他停留的原因是這幅畫的名字。

 

 

 

放大(v)

是和他同樣叫做『White』的一幅畫,有趣的是畫真如其名,白得乾淨,像沒被使用過的一張白紙。

 

 

 

放大(v)

輕扯嘴角一笑,他藐視的心想(哼,隨便拿張白紙出來,也可以當作一幅畫展示了?)

 

 

 

放大(v)

當他不以為然這麼想時,赫然發現乍看之下什麼都沒有的潔白裡,隱藏著一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

,這是需要心平靜氣,沒有雜念,仔細用心去聆賞,才能懂得它其中奧妙的一幅神奇畫作。

 

 

 

放大(v)

「我去一下洗手間。」

「好,我在這等你。」

 

 

 

放大(v)

等待白仲瑛的空檔,Christina在附近閒晃,很快注意到了他(咦?White也來了?)

 

 

 

放大(v)

「你也覺得很神奇對不對,這幅畫....」

 

 

 

放大(v)

明知White依然排斥著自己,Christina還是選擇主動上前跟他談話。

 

 

 

放大(v)

「我一開始注意這幅畫是因為它的名字,畫如其名白淨漂亮,越仔細去看,

會發現它更是栩栩如生、生動得逼真,會讓人想好好的呵護它、保護它。」

 

 

 

放大(v)

「我也有同感。」

「真的?你也這麼覺得?」

原以為White會選擇無視,所以當聽到他答話,Christina顯得有些驚喜。

 

 

 

放大(v)

他定定的凝視著畫中花,意有所指的細語說

「不過它太美,儘管眾人都想呵護,它始終只屬於它的主人。」

 

 

 

放大(v)

「什麼意思?」White言語中的意境太過抽象,她一時無法理解而問。

 

 

 

放大(v)

對上Christina淺藍的眼眸,他勾起一抹譏諷的冷笑說

「意思是不該是妳的,妳硬是要去摘的話,花是會凋謝的。」

 

 

 

放大(v)

離開前,White收起嘴角笑意,眼神銳利的看了她一眼,話中有話的說

「花深愛主人,自然會接受他的一切,但不包括那隻周旋在主人身邊的蝴蝶。」

 

 

 

放大(v)

「.................」

 

 

 

放大(v)

看著White遠去的背影,她並不愚昧,又怎會聽不懂他話裡的暗示呢!

 

 

 

《待續》

==============================

回歸後,WL的故事剛好要進入另一個轉折點

一直處於單戀小白的蔣軍,在後面幾集裡,將會有重大轉變

是好?是壞? 米米寫完只能說........好心疼蔣軍啊 (抱

話說,越虐心的感情,我似乎也寫得不亦樂乎啊,哈哈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