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雅米的異想天空
關於部落格
  • 943047

    累積人氣

  • 45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White Love《73》

 

   

 

分隔圖.jpg

 

 

WL73 (02).jpg

擺在桌上的鬧鐘,時間指在十點半,旁邊的那支手機,則安靜的躺在一旁陪襯。

 

 

 

WL73 (03).jpg

而坐在床上動也不動的他,盯著它們,維持相同的姿勢,已經愣在那裡快一個小時了。

 

 

 

WL73 (04).jpg

不會來了....他不會來了....他嘴裡低喃,眼裡透露出失望,徹底絕望。

 

 

 

WL73 (05).jpg

走下床,蔣軍把穿了三天的睡衣換掉,不過不是換上新的睡衣,而是一身外出的服裝。

 

 

 

WL73 (06).jpg

關上電燈,如果繼續待在這安靜的空間裡,混亂不堪的思緒,會把他逼瘋掉的。

 

        

 

WL73 (07).jpg

「我出門了。」經過正在做手工的媽媽身後,蔣軍像平常一樣的知會一聲。

 

 

 

WL73 (08).jpg

「好,早點....等等!」正想叮嚀他早歸的蔣媽媽,驚覺有異的立刻叫住他。

 

 

 

WL73 (09).jpg

攔下走到門口的蔣軍,她困惑的皺眉問「你還在感冒,不休息要去那啊?」

 

 

 

WL73 (10).jpg

「.....我出去一下。」

「都這麼晚,還要去哪?」

「不用擔心,我沒事了。」

「什麼沒事,退燒了還是在感冒啊!」

 

 

 

WL73 (11).jpg

「媽,我求你讓我出去好不好!」

「不行,你馬上給我回房躺好。」

 

 

 

WL73 (12).jpg

「媽!」蔣軍一聲大喝,同時抓住她硬要把自己推上樓梯的手。

        

 

 

WL73 (13).jpg

他懇求眼神裡,隱約看見了一絲淚光,聲音甚至有些哽咽的說

「如果我不出去....我怕我會撐不下去。」

 

 

 

WL73 (14).jpg

「撐不下去?為什麼?你是遇到什麼問題嗎?」

她被蔣軍嚇得很不安,從沒見過他如此走投無路的挫敗感。

 

 

 

WL73 (15).jpg

「我先走了!」

「欸兒子啊!」

 

 

 

WL73 (16).jpg

「等等啊!兒子....」

 

 

 

WL73 (17).jpg

追出門外的蔣媽媽,無奈只能看著蔣軍跨上摩托車,揚長而去。

 

 

 

WL73 (18).jpg

摩托車穿梭在大街小巷中,騎了不知多久,他終於停下來,停在一條開滿夜店跟酒吧的幽暗巷口。

 

        

 

WL73 (19).jpg

望著霓虹閃爍的招牌,他決定在這裡停留,只要有吵鬧的角落給可以待,還有酒喝,這就足夠了。

 

 

 

WL73 (20).jpg

隨便挑了間店光顧,他先在門口打量店內環境,發現這是間酒吧。

 

 

 

WL73 (21).jpg

蔣軍滿意的往裡面走,不錯!他想要的條件都有,更棒的一點是,酒吧不像夜店一樣在擠沙丁魚。

 

 

 

WL73 (22).jpg

「哈囉,今晚要喝點什麼?」酒保看著坐上吧台的蔣軍,語氣隨性卻不失禮貌的問著。

 

 

 

WL73 (23).jpg

「有沒有....喝了就能忘記痛苦的酒?」

他認真對酒保這麼說,其實什麼酒都無所謂,他只想暫時麻痺自己的感官。

 

 

 

WL73 (24).jpg

「有,我馬上幫你特調一杯。」酒保毫不遲疑的點點頭,見識過許多

形形色色的客人,尤其像蔣軍這種失意失戀的人,更是多到數不清。

        

 

 

WL73 (25).jpg

一分鐘後,酒保端上一杯酒,還故作神秘的說出酒名「來,客人,你點的忘情酒。」

 

 

 

WL73 (26).jpg

聞聲,蔣軍感覺有趣的笑了笑說「忘情酒?還真有這種東西?」

 

 

 

WL73 (27).jpg

「是啊!這酒可厲害了,只要喝了它,看你是要忘人、忘事、忘煩惱,通通一次幫你搞定。」

酒保洋洋得意的介紹著,但世界上才沒有什麼忘情酒,這不過是酒精濃度偏高的一杯酒而已。

 

 

 

WL73 (28).jpg

拿起酒杯,他看著杯中淡紅色液體,眼帶一絲哀怨說「那我祈禱它真靈驗,讓我忘掉所有不愉快吧!」

 

 

 

WL73 (29).jpg

酒保默默看著蔣軍一口飲盡,雖然想叮嚀酒的後勁很強,得小口小口慢慢啜飲,

但想了想,每次好心跟酒客告知,最後結果還不是都一樣一口乾掉,而欣然作罷。

 

 

 

WL73 (30).jpg

「再給我一杯、一杯。」蔣軍搖晃著手中空杯子,對酒保說了第三次同樣的話。

 

        

 

WL73 (31).jpg

「客人,你剛不是說最後一杯了。」雖然酒保工作只負責調酒,

但還得兼顧客人酒醉程度,總不能等到喝得不醒人事才去制止。

 

 

 

WL73 (32).jpg

喝醉了的蔣軍,盧小小的功力,可是比清醒時還要纏人「什麼?我有說過...這種話?

那剛、剛才的不算,現在才是最後一杯,吶,帥哥....再給我一杯,再.一.杯.就好。」

 

 

 

WL73 (33).jpg

他雙手叉腰聳了聳肩,面有難色的微笑說「可是你已經醉了。」

 

 

 

WL73 (34).jpg

「我沒醉!你雙胞胎哥哥不就站在旁邊,我看得一清二楚,我才沒醉!」

 

 

 

WL73 (35).jpg

「客人,你真的醉了,我沒有雙胞胎哥哥,而且這裡只有我一個人。」

 

 

 

WL73 (36).jpg

雖然酒吧裡High歌不間斷,但他們你一言我一句,加上蔣軍酒後的大嗓門,想不讓旁人注意都難。

 

       

 

WL73 (37).jpg

(那個人....)而坐在最深處,特地前來光顧友人酒吧的他,認出了在吧台上爛醉的身影。

 

 

 

WL73 (38).jpg

(不是White的秘書,蔣軍嗎?)

 

 

 

WL73 (39).jpg

Steven走到吧台,直接對酒保吩咐說「再給他一杯吧!」

 

 

 

WL73 (40).jpg

面對老闆朋友的要求,酒保左右為難的苦笑說「可是這位客人已經醉了。」

 

 

 

WL73 (41).jpg

坐上吧台椅,知道酒保謹守工作本分,Steven以示負責說

「放心,我會負責,就再讓他喝一杯吧!」

 

 

 

WL73 (42).jpg

當調酒再次端上,蔣軍像當珍寶一樣對待,沒有急著喝下,只是傻傻的看著笑。

 

        

 

WL73 (43).jpg

「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喝悶酒?」

Steven知道蔣軍醉了,所以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於是主動出聲詢問。

 

 

 

WL73 (44).jpg

他還是看著那杯酒,醉茫茫的語氣說「不要...跟我講話,我、我要自己....喝酒。」

 

 

 

WL73 (45).jpg

Steven挑了挑眉,心靈有點小小受傷的笑說

「哎呀!怎麼這麼見外,還是說你已經忘記我是誰了?」

 

 

 

WL73 (46).jpg

「唔?」蔣軍緩緩抬起頭,瞇起眼看了Steven好久才認出他

「....怎麼是你啊死.豬.門。」

 

 

 

WL73 (47).jpg

「嗯,是我,不過正確念法是Steven。」明白蔣軍是喝醉,所以不跟他計較太多。

 

 

 

WL73 (48).jpg

他開始聒噪的瘋言瘋語,搖頭晃腦的碎碎唸起來「你、你怎麼在這裡....跟蹤我幹麼啊

....我跟你又...不熟.....而且....你不是總裁的朋友...你是....總裁....總裁......」

        

 

 

WL73 (49).jpg

「死豬門...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好難,為什麼總裁...好難喔.....」

「總裁?什麼White好難?你到底要問我什麼?」

 

 

 

WL73 (50).jpg

「為什麼總裁好遙遠....他好難懂.....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為什麼......」

 

 

 

WL73 (51).jpg

「為什麼要喜歡一個男人這麼難啊!」他大聲把話說出來,幾乎是用吼的。

 

 

 

WL73 (52).jpg

「啪!」吼出了這個問題,不勝酒力的蔣軍,醉得趴在桌面上昏昏欲睡了。

 

 

 

WL73 (53).jpg

(原來他是因為White,才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啊!)

 

 

 

WL73 (54).jpg

「把他酒錢記在我的帳裡。」

「好的。

        

 

 

WL73 (55).jpg

和友人道別後,Steven把蔣軍帶出酒吧,如果放任他在酒吧不管,最後下場一定是被扔到路邊。

 

 

 

WL73 (56).jpg

「我...我想吐....嘔....」

「想吐?等、等一下!」

 

 

 

WL73 (57).jpg

Steven掃視了四周,發現一旁有條暗巷,只好先讓他去那邊舒緩一下不適了。

 

 

 

WL73 (58).jpg

「可以了,盡量吐吧!」把蔣軍帶到水溝蓋前,為了讓他好過一點,Steven還體貼的輕拍他的背。

 

 

 

WL73 (59).jpg

蹲了五分鐘,蔣軍口齒不清的說「啊啊....我....不想吐了.....」

 

 

 

WL73 (60).jpg

蔣軍轉身靠著水泥牆壁,感冒未癒加上酒醉不適,身體時而昏沉時而輕飄,他頓時有種要升天的感覺。

        

 

 

WL73 (61).jpg

眼前蔣軍因醉而迷濛的雙眼,因醉而半張的雙唇,還有因醉而泛紅的臉頰,看在Steven眼裡居然有那麼點,誘人。

 

 

 

WL73 (62).jpg

看著看著,他竟然產生想撲上蔣軍的衝動,心想

(不行!雖然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也不能趁人之危啊!)

 

 

 

WL73 (63).jpg

「咦!?」

 

 

 

WL73 (64).jpg

親密勾上Steven的頸臂,蔣軍嘴巴一張一合,用氣聲喚著一個名字,從嘴型看來,無疑是把他看成White了。

 

 

 

WL73 (65).jpg

(這....既然人家都這麼主動了,我如果不表示點什麼,是不是太沒禮貌了?)

 

 

 

WL73 (66).jpg

把蔣軍癱軟的身子扯過來,Steven輕輕覆上他的唇,縱情交疊,然後吸吮。

 

   

 

WL73 (67).jpg

但Steven又怎會不知蔣軍呼喚的是White呢?

只怪夜色太迷人,而他太誘人,選擇性裝傻,不違過吧!

 

 

 

《待續》


=================

歌曲是火星人
Bruno Mars - Grenade
歌詞很符合蔣軍現在的對White的心聲


↓ 整首太長了,只放上部分歌詞。

Easy come, easy go, that's just how you live
招之來揮之去,這就是你對我的生活模式
Oh, take, take, take it all but you never give
喔,拿,拿,全部拿走吧!反正你從不會付出

Should've known you was trouble from the first kiss
從第一個吻那時就知道你會是個麻煩
Had your eyes wide open, why were they open?
親吻時眼瞪得大,為何睜開眼

Gave you all I had and you tossed it in the trash
給你我的所有,你卻丟進垃圾桶
You tossed it in the trash, you did
把我的所有丟進垃圾桶,你真的丟了
To give me all your love is all I ever asked
我只求你給我所有的愛
'Cause what you don't understand is
但你從不會明白

I'd catch a grenade for ya (yeah, yeah)
我願為你接下手榴彈
Throw my hand on a blade for ya (yeah, yeah)
為你擋下刀刃
I'd jump in front of a train for ya (yeah, yeah)
為你擋下火車
You know I'd do anything for ya (yeah, yeah) Oh, oh
你知道我願為你做任何事

I would go through all this pain
我會為你忍受所有苦痛
Take a bullet straight through my brain
讓子彈穿過我的腦袋
Yes, I would die for you, baby
是的,我願意為你而死,寶貝

But you won't do the same
但是,你不會做同樣的事
No, no, no, no
不會,不會,不會,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